站内搜索:
  首页>新闻动态>县区动态
 
健康扶贫点燃南郑“老病号””吴超出书梦

 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7-24 10:32:00     
分享到:
0

  (本报通讯员 周强 杨旭)每月1次灌流、2次血滤、10-12次普通透析……身患终末期尿毒症10年的吴超,近乎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医院度过的。  

  近日,笔者来到南郑区红庙镇喜神坝村吴超家,离的老远,就听到一阵古典轻音乐的声音。屋内客厅的沙发靠背上放着一个小收音机,吴超趴在一个小折叠方桌上,照着一本《爨宝子碑》写毛笔字。

  “我现在每周一、三、五要去医院透析,没法干重活,早晚凉快的时候就到地里采茶叶挣点小钱,中午在家练练字打发时间。”今年33岁的吴超长相清瘦,戴一副眼镜,穿着淡蓝色衬衫,笑容腼腆。

  吴超是个“学霸”,法律专业毕业。在常人看来晦涩枯燥的法律条文,用他的话来说是“没有啥挑战性”,考个律师资格证也是“小轻松”。毕业后,他先后在西安市碑林区法院、检察院、公安局和某律师事务所工作。自己“单干”时,与西北大学法律专业教授、陕西律师协会的专家们都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,可以说前途一片光明。

  然而2010年10月的一次“感冒”,改变了他的一生。

  “当时感觉是受凉感冒了,晚上无法平躺着睡觉,在门诊治疗一直没有好转,到医院检查出是患了尿毒症。”吴超是家中独子,父母都是农民,这一下子,“天”塌了。

  “我从2010年开始做透析,那时候每年治疗费用要4-5万元,家里经济条件本来就不好,我这个病硬是把家给拖垮了……”说起以前的事情,吴超望向门外,眼眶泛红。

  由于治疗费用昂贵,吴超一边打工挣钱,一边做着透析,就这样足足支撑了3年。后来,由于长期透析,身体底子逐渐变差,他就辞了工作,回到家里进行治疗。

  为了省钱,他跑遍了汉中所有能开展肾透析的医院,哪里费用低他就去哪儿治。

  “以前住院要先交押金,出院后再进行新农合报销,每次住院都必须准备3万左右现金。住院报销有个过程,但我这病一天都不能拖,刚办完出院立马又得准备下一次住院的钱,压力特别大。”吴超无奈地说。

  沉重的医疗负担,让全家陷入绝境。街坊邻居、镇村干部知道他的情况后,都纷纷捐款帮他。村上也及时将他家识别为建档立卡低保贫困户。

  2017年开始,情况有了大的改变。这一年,南郑区域内所有公立医院均建立了“一站式服务、一单式结算”窗口,贫困群众住院实行“先诊疗后付费”制度,还实施了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、大病保险等多重保障。贫困群众住院不用交押金,出院时只需缴纳自付部分,合规费用报销都能达到80%以上。

  “幸亏有了健康扶贫的各种优惠政策,一下子缓解了我的压力,再也不用想办法筹钱交押金了,现在一年透析下来大概自己花5000元左右。”吴超拿出一叠住院结算单,每张单子报销比例都达到了90%多。

  “家庭医生还经常来家里给我检查身体,讲一些最新的政策,帮忙办门诊慢病报销的手续,现在国家的政策是真的好啊。”吴超感慨地说。

  治疗的压力缓解后,吴超闲不住了。

  “我准备和陕西律协一位专家合作,出版一本关于《劳动合同法》注释方面的书,让复杂的法律条文变得通俗易懂,更容易让老百姓掌握运用……”吴超走进卧室,捧出一沓五六公分厚的书稿,这是他近几年的心血,有30余万字,初稿已经送审了。

  吴超的卧室不大,但拾掇得很干净。正对门口的墙上挂了一幅牡丹图,花开正艳;一张小书桌占了床的一半位置,书桌上摆着电脑和打印机;床边的书架上放满了书籍,多是法律方面的,一本《劳动合同法及实施条例321个实际疑难问题详解》已经翻得书角破损。

  抱着沉甸甸的书稿,吴超的眼角藏满了笑容,这是他从未对别人讲过的“秘密”。

  “但愿能顺利出版吧。”吴超说。

 

  来源:《汉中日报》2020年7月24日

 
版权所有:汉中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电话:0916-2626709
网站地图 陕ICP备14003207号-2 汉中网安:61230001
>>>>